BLOG ABOUT


机器赞歌

Tue, 09 Jan 2018 10:31:38



跟机器打交道多了,你就慢慢开始不喜欢跟人打交道了。


机器多简单啊,你说什么它做什么,哪出错了它主动报给你,你根据它的反馈去找bug,然后尝试解决,调试,搞定。


机器的世界里,有明确的规则、清晰的边界和及时的反馈。这样一方面保证了沟通的效率,另一方面几乎不存在沟通盲点。所有关于对话的一切,都是开源的、可追溯的。


人就不一样了。

太复杂。猜不透。


一个人基本就是一个黑箱。十个人就是十种不同类型的黑箱。你根本hack不了。


而且,我从心里相信,世界上没有一个完全独立的个体,会真的想去了解另一个完全独立的个体。


为什么?因为这事太无聊了。找不出什么必要的动机。


人之所以做那么多社交活动,归根到底,是因为人类本质上迷恋的是“信息”,而不是“人”。

只是恰好信息是由人产生的,同时需要通过人群才能传播起来。

因此社交才有了存在的必要。


为什么人们需要感谢互联网?

因为互联网让这种前提条件失效了。

机器让我们和“信息”本身贴的更近,同时离“人”更远。


这真的是太棒了!




——
回看之前写的这篇小短文,有些观点已经变化了。


人之所以社交,迷恋的真的是信息吗?

可能是,但肯定还有一部分原因,源于自我产出信息的动机。


人是蜜蜂🐝,信息是花朵🌺。

我们源源不断地采集信息,就像蜜蜂采集花蜜一样。

但把信息占为己有,对我们来说是没有意义的。我们像工蜂一样把它献给蜂后。


信息在流通中兑现价值。

我们乐于成为信息传播中的一个节点。

因此,每一个节点都倾向于向外连接其他不同的节点。

每个人都希望连接更多不同的人。


于是,产生了社交。